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盛世大唐美名扬_ 第二四三章一个人站起来,一个人倒下了-

时间:2021-02-23 12:2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笑看风云再起小说盛世大唐美名扬 第二四三章一个人站起来,一个人倒下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于是,在李二陛下和文武百官们的注视之下。

    林然写出了三道题目。

    李二陛下看好,一副鸭鸭不知所措的模样。

    然后让文武百官们传阅过后,也都是一副鸭鸭不知所措的模样。

    “爱卿,这太难了,实在是无解啊···”

    李二陛下非常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文武百官们也是一个个的摇头叹息。

    就连学院毕业的第一批学生,如今的御史大夫魏奕,也是一脸的困惑。

    这三道题目的难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所以他也是徒叹奈何。

    林然当然知道这些题的难度。

    若是随便一个人便可以做出来,那就不叫难题了。

    “陛下,这三道题青雀可以做出来两道以上,晋阳公主也许能解开一题。”

    林然的话,让李二陛下兴奋起来了。

    非常的兴奋啊。

    满朝文武百官们无解的难题。

    若是自己的皇子和公主可以解开。

    那自己这面子上的事情可就非常之光大了。

    “快宣开国王和晋阳公主进殿。”

    李二陛下毫不犹豫的,对身边的内侍总管开口说道。

    孩子们,是时候展现你们真正的技术了。

    让满朝文武百官们,看看我陛下的皇子和公主是多么的优秀和卓越。

    李二陛下此刻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对这三道题目无能无力的事实。

    满怀喜悦的等待,青雀和兕子的到来。

    青雀和兕子得到父皇的传唤,很快便来到了显德殿。

    “儿臣,参见父皇。”

    “快快免礼。”

    李二陛下欣喜让内侍将纸笔,分别送到二人手中。

    “青雀,兕子。此三道题目,就看你们能否解开了。”

    李二陛下将手中的试题交给了内侍。

    内侍快步走到青雀面前,恭敬的递到青雀的手中。

    青雀和兕子一起往试卷上看去。

    两双眼睛再也离不开试卷了。

    只见青雀陷入了思索之中。

    兕子也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模样。

    很快一副若有所思和恍然大悟的表情,在两人脸上浮现出来。

    青雀拿起手中的纸和笔,刷刷刷刷的奋笔疾书。

    兕子也在小心翼翼的解答着。

    李二陛下和满朝文武眼睛都瞪的溜圆。

    天下王果然没有妄言。

    这二人竟然真能解开此三道题不成?

    最开心的莫过于李二陛下了,此时他看着满朝文武震惊的表情。

    自己反而开始淡定了起来。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可是朕的龙种。

    那可不是一般的种子。

    满脑子都是智慧啊,绝对碾压你等所有人。

    至于他自己的智慧,早就被李二陛下抛到太平洋里去了。

    众人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的时间。

    兕子苦思冥想最终破解了一道题目。

    可是小丫头不服气啊。

    嘟嘟着嘴巴一副非常不服气的模样,不过经过几番尝试之后,最终败下阵来。

    “父皇,儿臣只能解开第一道题。”

    “那第二道,第三道实在是太难了,儿臣实在是无能为力,让父皇失望了。”

    “还请父皇告诉儿臣,这题目是何人所处?”

    “儿臣保证不打死他······”

    兕子一开口,便知有没有。

    李二陛下和满朝文武,皆被她这句话给镇住了。

    好在李二陛下反应灵敏。

    “兕子你能解开一道题目,足见其聪慧无比。你可知这满朝文武百官们,无一人可解开此题。就连父皇也还差那么一点点意思······”

    “至于这出题之人,普天之下,除了你姐夫,谁还可以出的如此刁钻的题目。”

    “既然是姐夫出的题目,那这二题之仇,兕子就不报了,不过父皇一定要让姐夫告知儿臣破题之法。”

    “否则儿臣怕是要从此以后夜不能寐了。”

    李二陛下将目光的看向了林然。

    眼神里的寓意不言而喻。

    快将破题之法谁出来吧,否则这丫头可是要报那二题之仇的。

    谁他丫的让你出这么难的题目,如今岳父也帮不了你了。

    “兕子,学无止境,自己摸索的永远比别人替你解开,要更加有成就感的多。”

    “你看青雀,是不是已经做到第三道题目了?”

    林然话音刚刚落地。

    李泰收起纸笔。

    “父皇,儿臣三道题目皆以解开,请父皇过目。”

    李二陛下心里苦啊,可是李二陛下不能说。

    你让父皇过什么目啊?父皇实在看不懂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

    刚刚也不过是在百官们面前,做做样子而已。

    满朝文武百官可是惊掉一地的眼球啊。

    就连林然也是惊诧不已。

    李泰竟然能解开最后一道题目,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看来这六年多的时间里,李泰从未停止过学习探索的脚步。

    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李二陛下接过内侍递过来的宣纸。

    装模作样的查看了一番。

    点点头说道。

    “不错,不错,青雀和兕子今天表现的都非常好。朕心甚慰啊···”

    “天下王,来看看青雀和兕子的答案是否正确。”

    内侍总管将青雀和兕子的答案,送到了林然的手中。

    林然微笑着仔细审查两人的解题之法。

    “陛下,青雀三道题目全部做对,兕子也解析的非常完美,假以时日,兕子也能像青雀一样优秀。”

    林然的话,让李二陛下龙颜大悦。

    让满朝文武百官汗颜不已。

    “青雀哥哥真是太厉害了。”

    “不过姐夫说了,假以时日兕子一定可以追上,甚至超过青雀哥哥的。”

    兕子嘟嘟着小嘴巴开口说道。

    “陛下,臣刚刚说过这天下之人,但凡能解开一道题目者,皆可进入设计院,所以兕子······”

    李二陛下算是听明白了,这驸马是跟自己要人啊。

    不过都是为了自己以后能日行千里。

    给,坚决给,就怕兕子这倔强的丫头不同意啊。

    要是她死活不同意,自己还真没辙。

    唉,这些年多亏有兕子在身边陪伴他和观音婢啊。

    不然这日子,简直是没法过啊。

    “兕子,你愿不愿意跟青雀一起,加入你姐夫的设计院啊?”

    李二陛下和颜悦色的开口询问道。

    青雀根本就不用问,这小子打小就喜欢缠在林然身边。

    “加入设计院?有什么好处啊?”

    兕子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开口反问道。

    是啊,有什么好处啊?

    李二陛下也将目光投向了林然。

    这没有好处的事情,我们皇家的子嗣可不是随便就回去的。

    李二陛下和自己的女儿,完全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啊。

    尽管这设计院是为他服务的也不行。

    好处必须是要有的。

    谁说也不好使,就是这么霸道。

    兕子也是双眼闪闪发光的,盯住自己的姐夫啊。

    在她的心里,好处无非就是几根炸鸡腿,几串冰糖葫芦而已。

    若是能天天吃到这样的美味,待母后身体康复了,自己跟姐夫去设计院又如何。

    不好,还有一个事情忘记了。

    自己还没有和厚厚哥哥大婚呢。

    这可是自己的终身大事,如今厚厚哥哥已经早就过了大婚的年龄了,可不能再让他等下去了。

    听宫里的女官说,男子憋久了。

    很容易出问题的······

    就在这个时候,林然开口了。

    不开口也没办法啊,自己那老丈人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兕子也是一副,没有好处绝不罢休的模样。

    “陛下臣以为,但凡能解开一道题目之人,无不是极其聪慧伶俐之人,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所以臣决定,但凡能够进入设计院的,一日三餐皆有炸鸡腿,烤羊肉,果汁美酒加冰糖葫芦一串···”

    “好耶,好耶······”

    兕子不顾满朝文武百官们惊诧的眼神,在显德殿欢呼雀跃起来。

    “父皇,兕子愿意加入姐夫的设计院。”

    “兕子可不是为了那些俗物,乃是为了给父皇分忧解难去的。”

    兕子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让李二陛下很是满意。

    他环顾满朝文武,脸上不无得意之色。

    你们看看,朕的儿子,朕的女儿,那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万中无一的天之骄子。

    只不过这话,他不能说出来,那样就显得自己太托大了。

    “不过父皇,兕子要等母后身体康复以后,还有兕子···”

    剩下的话她不用说,李二陛下也知道女儿心中想说什么。

    “一切就依照兕子所言,设计院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成立的。”

    “这三道题目布告天下三个月,三个月以后设计院将正式成立。”

    “爱卿以为如何?”

    李二陛下看向林然,开口说道。

    “陛下所言甚是,臣也是这个意思。”

    听到林然的回答,李二陛下开怀大笑起来。

    “好,好,今日到此结束,众位爱卿,明日咱们显德殿再议。”

    李二陛下喜气洋洋的,带着青雀和兕子返回了立政殿。

    果果正在伺候皇后用药。

    李二欣喜的将今日青雀和兕子,在显德殿的表现,给观音婢说了一遍。

    开心的观音婢合不拢嘴。

    “都是驸马的功劳,二郎不可骄傲。”

    “朕,怎么能不骄傲?都是朕的龙种啊。”

    李二陛下满满的都是成就感啊。

    “观音婢,快点好起来吧。等你好了,咱们就为兕子大婚。”

    “也好让兕子能安心的进设计院,为朕分忧解难。”

    “驸马真是厉害啊,愣是出了三道天书一般的题目,朕是一道也看不懂啊。”

    “好在又青雀和兕子为朕找回了场子,你都没看到百官们的表情。”

    “好家伙,一个个眼睛瞪的溜圆,和那鸡蛋有的一拼···”

    李二陛下的话,让立政殿瞬间一片笑声。

    如今心情大好的他,连说话都恢复了以前的幽默风趣。

    “父皇,再有十天左右,母后就可以下地了。”

    “今日母后就想下地走走呢,儿臣担心母后身体还未痊愈,所以没有答应。”

    果果微笑着开口说道。

    “嗯,有果果照顾,父皇很是放心啊。”

    “你母后身体能够恢复过来,果果和兕子当记头功。”

    李二陛下欣慰的开口回应道。

    观音婢也是看着果果,满脸都是幸福和满意之色。

    这次要不是果果,自己还真生死难卜。

    “二郎,果果已经连续照顾臣妾,二十天了。臣妾也心疼这孩子。”

    “可是这孩子说啥也不回去休息,说再坚持坚持,等母后好了自己再好好休息休息。”

    “雉奴娶了个好王妃啊,咱们也有了一个好儿媳啊···”

    长孙皇后,双眼噙满眼泪。

    “观音婢,这些朕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朕还没有糊涂,你好好调养身体,有些事情,等你好了咱们再做打算。”

    李二陛下握住观音婢的手,温和的开口说道。

    第二日开始,长安城所有的街道,都贴满了布告。

    布告上是三道试题。

    “但凡解开一道试题者,入皇家设计院,食从六品散官俸禄,以后根据成绩和表现还有提拔···”

    布告一出,举城皆惊。

    人们纷纷奔走相告。

    不出一个时辰的时间,消息便席卷了全城。

    所有人都沸腾了。

    这可是一步登天的捷径啊。

    人们纷纷拿出纸和笔,在仔细的研究和探索着。

    一个个的眉头紧皱成了川字形。

    与此同时,大唐各地也在上演着同样的故事。

    一只只信鸽飞起,将三道试题和陛下的旨意,带到了大唐各地。

    所有人的热情都被激发了出来。

    在城镇,在乡村。

    在高原,在丘陵。

    但凡是大唐的每一寸土地是,每一位百姓们都对着三道试题发呆。

    解开其中的一道试题,便可以完成鲤鱼跳龙门的脱变。

    这简直是太让人疯狂了。

    可是愿望很美好,现实很无奈。

    多次尝试过后的人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纸和笔。

    他们知道,这样的题目简直是无解的。

    即便是究其一生,也不可能解开。

    可是我大唐土地辽阔,人口众多。

    终究是卧龙藏虎之地。

    真所谓高手在民间。

    早已经有高手,悄悄的踏上了前往长安城的道路。

    毕竟布告上可是说明了,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三月以后,即便是解开试题,能不能进入设计院也有很大的变数。

    稳妥为主,胸有成竹的民间高手们,已经开始上路了。

    太极宫立政殿里。

    已经服侍了长孙皇后一个月的果果,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母后喝完这最后一副汤药,明日果果扶母后去殿外走走。”

    “好,好···母后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长孙皇后如今是面色泛红,浑身都好像充满了力量。

    连太医院的太医都惊呼,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天下王所开的十二味药材,他们都细细的研究过。

    怎么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疗效。

    可是事实给他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如今皇后娘娘,确实是恢复过来了。

    以他们不敢想象的速度恢复着。

    以前最严重的时候,咳出来的浓痰都带着血丝。

    最为严重的是,皇后娘娘四肢无力。

    就连整个脸都是灰青色的。

    太医院已经素手无策,准备让陛下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驸马爷带领三位王子和王妃及时赶来。

    一副十二味药材组成的中药,被组合在一起。

    不过被果果王妃,服侍一个月的时间。

    如今是痰也不咳了,胸也不闷了。

    身上也有力量了。

    就连皇后娘娘的面色,都恢复如初了。

    奇迹啊,真是人间奇迹啊。

    难怪孙神医临终前,叮嘱他们,一定要跟驸马爷好好学习医术一道。

    他们那点医术,在驸马爷面前,也就是个刚入门的小学生而已。

    根本就不值一提。

    当时他们还对孙神医的叮嘱不以为然,而今算是彻底的拜服了。

    不服也不行啊,事实胜于雄辩。

    这是个胜者为王的时代。

    难怪驸马医术如此高超却还能被封为天下王,这就是差距啊。

    第二日,果果服侍皇后娘娘用过早膳之后。

    便和兕子一起扶住母后起来。

    长孙皇后双脚落地的那一刻。

    她知道自己又回来了,自己又重生了。

    两次病危,都是驸马将直接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一次是他借助孙神医的手。

    这次却是借助果果的功劳。

    她自己知道,这最大的功臣是自己长乐的驸马。

    长乐也急匆匆的往皇宫赶来。

    因为昨日便知道,母后今日很有可能下床走路了。

    欣喜的长乐一整夜都是彻夜难眠。

    “母后···”

    长乐推开立政殿的门,便看到母后自己在那里站着。

    她在伸展自己的胳膊,伸展自己的双腿。

    几个月的卧床不起,让她一时难以适应这落地的幸福和喜悦。

    “长乐,母后站起来了,母后可以站起来了······”

    “母后···”

    母女俩紧紧的抱在一起。

    幸福的眼泪掉了下来。

    在长乐的记忆里,已经多年没和母后拥抱过了。

    上一次拥抱,还是自己随相公远赴南大陆的时候。

    一眨眼,母后就老了。

    如今鬓角已经生出了几丝白发。

    眉头上也有了几丝皱纹。

    “母后,儿臣陪母后去殿外走走。”

    长乐欣喜的开口说道。

    “好,咱们一起去,今日咱们一家人要好好庆祝一番。”

    长孙皇后微笑着注视着果果和兕子开口说道。

    果果和兕子也欢喜的点头,眼中同样闪烁着喜悦的泪花。

    四人往殿外走去。

    一阵春风吹来,让人倍感舒服。

    长孙皇后看着外面绽放新绿的花花草草,心里感慨万千啊。

    自己就和那花花草草一样,经过了一个严寒的冬天的枯萎,又吐露了新芽。

    四人在殿前缓步而行。

    突然间,果果感到一阵头晕眼花。

    直接一头往前栽了过去。

    好在兕子就在身前。

    即便如此也把兕子给撞到了。

    三人顿时乱做一团。

    “长乐,兕子。你俩快把果果抬进母后的房间。”

    “母后去喊你们父皇去···”

    长孙皇后一溜烟往显德殿跑去。

    速度之快捷,动作之麻利。

    让人叹为观止。

    长孙皇后一路跑进显德殿。

    把李二陛下和满朝文武百官们,当场就吓坏了。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皇后娘娘凤体康复了。”

    回过神来的百官们,齐声开口祝贺道。

    李二陛下闻言,也是缓过神来,脸上浮现久违的真诚的微笑。

    “二郎,不好了。果果昏倒了······”

    一个人站起来,一个人倒下了。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长孙皇后一句话,让李二陛下和林然都立即紧张了起来。

    显德殿的议事肯定是无法继续了。

    “随朕快去看看。”

    李二陛下略显愧疚的对着林然开口说道。

    他知道果果之所以昏倒,必然和一个月来,连续服侍皇后有莫大的干系。

    林然快步跟随李二陛下往立政殿赶去。

    长孙皇后边走便祈祷。

    “果果千万不要有事啊,否则母后会愧疚一辈子的。”

    三人赶到立政殿的时候。

    太医院的太医已经就位了,正在对果果把脉。

    雉奴带着林林和阳阳也来了。

    俩孩子见到母后昏迷不醒,心疼的哇哇大哭。

    “母后,母后。您快醒醒啊,林林和阳阳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母后了···”

    孩子的哭声,更是让长孙皇后和李二陛下深感不安。

    “陛下,皇后娘娘。晋王妃,是疲劳过度导致的昏迷···”

    “不过···不过微臣不敢乱开药方。”

    太医院的高太医,吐吐吞吞的开口启奏道。

    “有何不敢的?一定要给朕将果果立刻,马上救醒。”

    李二陛下厉声呵斥道。

    “陛下,晋王妃已经有快三个月的身孕了,这个时候用药对胎儿非常不好······”

    一瞬间,整个立政殿寂静无声。

    连林林和阳阳都不敢再哭了。

    母后的肚子竟然有小弟弟或小妹妹了。

    他们害怕吓倒他们。

    “二郎,都怪臣妾啊,是臣妾不好,害了果果和肚子里的孩子啊。”

    “臣妾糊涂啊,竟然让果果一个月未离开立政殿···”

    长孙皇后趴在李二陛下的肩膀上,嘤嘤哭泣起来。

    “雉奴,你怎么看?要不要用药?”

    李二陛下脸色也非常难看。

    这叫什么事啊?

    一天天的都是让人难以割舍的决定。

    “父皇,用药。孩子没了可以再要,果果没了,雉奴就什么也没有了。”

    “林林和阳阳也不能没有母后。”

    雉奴坚定的开口说道。

    林然闻言长出一口气。

    雉奴如此想,也算是对得起果果的一片痴情和真心。

    “好孩子,和父皇想的一样。”

    “若是你胆敢说半个不字,父皇绝对打断你的双腿。”

    李二陛下对雉奴的回答很是满意。

    “用药吧,孩子能不能保住全是他的命,晋王妃必须给朕救活。”

    李二陛下说完,握紧了观音婢的手。

    对此林然也束手无策,是药三分毒。

    对婴儿的危害都是非常巨大的。

    他也只能祈祷孩子能挺过这一关。

    希望他能坚强的来到这个世界。

    哪怕是因为药物的危害,给他带来了隐疾。

    生在皇家,也能无忧无虑的长大。

    可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能如人所愿的。

    果果这次昏迷把林府的孙氏也惊动了。

    虽然他有圣旨加持,可以随意出入皇宫。

    可是这也是孙氏第一次进入皇宫。

    若不是牵挂女儿的病情,也许她踏入皇宫的时间,还要无限期的推迟下去。

    笑笑自然也是一起陪在奶奶的身边,跟随而来的。

    看着昏迷中的姑母,笑笑心疼的只抹眼泪。

    孙氏在皇宫里面不得不忍住悲伤,强忍着悲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因为儿子交代自己了,陛下和皇后娘娘已经够内疚的了。

    别在皇宫里再悲悲戚戚的,惹人心里不痛快了。

    要哭,回家关起门来哭。

    孙氏谨记儿子的提醒,一直保持着坚强的一面。

    让长孙皇后和李二陛下多少宽心不少。

    难怪孙氏能教导出这么优秀的儿女。

    因为她自己就足够坚强,足够优秀。

    如果被孙氏知道他们两人的想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自己那里是坚强啊,回到林府还不是哭得悲悲戚戚的。

    果果这一次昏迷,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的时间。

    昏迷时间之久,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还好她的心跳和呼吸,虽然微弱,不过还算平稳。

    让太医院的太医也长出一口气。

    这三日里,长孙皇后寸步不离果果的身边。

    任谁劝说也没用。

    “果果是为母后昏倒的,就让母后来看着她苏醒过来。”

    笑笑也一直守在姑母身边。

    这个姑母,给力笑笑母亲一般的爱和温暖。

    笑笑是个知道感恩的好孩子。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丢下姑母不管。

    都怪自己非要父亲去北大陆看姑母。

    结果父亲将姑母带了回来,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小丫头在心里不停的责怪着自己。

    兕子也一直在身边陪护着。

    她紧握着好朋友笑笑的手,无声的给笑笑给与安慰。

    这个时候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果果是被一阵刺骨的疼痛给惊醒的。

    感觉到下身的疼痛,让她浑身大汗的在半夜里,醒转过来。

    “我的孩子啊···”

    果果的一声惊呼,把长孙皇后和笑笑以及兕子都吓坏了。

    长孙皇后掀开被子一看。

    伤心的眼泪立即便掉了下来。

    最坏的一幕还是出现了。

    “孙子,要怪就怪奶奶吧,是奶奶对不住你···”

    好几个女官被唤到了果果的病榻前。

    好一阵清理后,果果依然难掩悲伤之色。

    苍白的脸颊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

    “果果,要哭就痛快的哭出来吧,是母后对不起你,对不起这个孩子。”

    长孙皇后伤心的开口说道。

    果果闻言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心里刀割般的疼痛,却没有再哭出声来。

    “母后,是他的命,也是果果的命。”

    “母后,身体恢复了就好,孩子以后还会回来的,林林不就是回到果果的身边了吗。”

    果果忍住悲痛,开口反过来安慰着长孙皇后。

    第二日一大早,得知真相的李二陛下,也是仰天长叹了许久。

    他拍拍观音婢的肩膀,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转身离开了。

    苏醒过来的果果,也被雉奴接回了自己的行宫。

    林林和阳阳则守护在母后的身边,嘘寒问暖。

    他们已经得到父王的交代,母后心里伤心,不可惹母后生气。

    要知道雉奴昨晚可是哭了半夜的,自己和果果虽然现在有林林和阳阳,可是他们已经失去了两个孩子了。

    身为父亲,雉奴怎么会不伤心难过。

    林然每日亲自炖好鸡汤,让笑笑给姑母送去。

    如此这般,一直到果果可以下床走路为止。

    长孙皇后的身体康复了,果果的身体也恢复了。

    兕子和厚厚的大婚便被提上了议程。

    皇宫也确实需要一件大喜事,来冲淡最近所有的忧伤了。

    若不是因为果果的昏迷和王子的夭折。

    李二陛下原本打算为观音婢的康复,宴请群臣,大赦天下的。

    因为果果的意外,这一切不得不取消掉。

    当李二陛下在显德殿,宣布晋阳公主和长安王的婚事的时候。

    显德殿所有文武百官们,都惊讶的无以复加。

    那怪长安王早就过了婚配年纪,却一直未娶。

    尽管上门提亲的媒婆,都把林府的门槛踩平无数次了,可是长安王一直对此事无动于衷。

    晋阳公主也已经过了豆蔻年华。

    长乐公主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有了平安大将军了。

    至今还有不少百官们的公子哥,在做着做晋阳公主驸马的美梦。

    没想到长安王憋了这么久,这个一直少言寡语的禁军大统领,竟然在憋大招。

    一招一出,长安城的公子哥都美梦破灭。

    杀伤力委实惊人啊。

    兕子和厚厚大婚前的步骤,一切按照长乐和林然时的标准来进行。

    婚期定在了科举的前一天。

    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你们听说了吗?林府的长安王要迎娶晋阳公主了···”

    “什么?这位仁兄,这种话可不是闹着玩的,本公子将你送去官府,最起码赏你五十大板尝尝。”

    “切,你吓唬谁啊,赏俺五十颗喜糖还差不多。这可是真事,婚期都确定了,就在科举的前一天。”

    “俺滴祖宗唉,这可是一门双王,一门双驸马啊···”

    “你们不要忘记了确切的来说,还是一门双王妃呢,那开国王的王妃也是从林府出门的。”

    “······”

    长安城的街头,三五成群,四六结对的百姓们,纷纷在议论着这林府的荣耀和风光。

    消息传到了林家村。

    乡亲们都激动了。

    厚厚刚刚封王不久,这就要迎娶晋阳公主。

    林家村又多了一位公主媳妇儿啊。

    管家刘鹏是特意来通知乡亲们,去林府参见婚礼的。

    “王爷说了,这次一定要和乡亲们喝个痛快,因为上次王爷和公主大婚的时候,忙得没招呼好乡亲们。”

    刘鹏的话,惹得林家村的百姓,一阵欢快的笑声。

    “好,回去告诉村长,我们这次一定会喝个痛快的。”

    “把上次的酒都喝回来。”

    老村长林正良拉住刘鹏的手,欢喜的说道。

    这位当年赶着马车去长安城卖豆芽的后生,如今已经跟村长混到从七品的官身了。

    真是个有福之人啊。

    “兕子,这身婚纱真是太漂亮了,和姑母大婚的时候的婚纱一般漂亮呢。”

    兕子的闺房里,笑笑看着一身婚纱的兕子眯缝着眼睛,笑的合不拢嘴。

    时间过得真快啊。

    当年为果果在身后托婚纱的两位小丫头,眨眼便长大了。

    “那是啊,这可是姐夫亲自为兕子设计的婚纱,量身定做的呢。”

    兕子骄傲的挺挺胸。

    脸颊上挂满了幸福的微笑。

    “兕子,这是笑笑最后一天叫你兕子了,明天兕子一进林府的门,笑笑就要称呼兕子为婶娘了。真是讨厌,比笑笑整整大了一辈。”

    笑笑嘟嘟着嘴巴开口说道。

    一副非常不服气的模样。

    “咯咯,咯咯···既然笑笑不高兴,那兕子就不嫁了,兕子还是继续做笑笑的好朋友。”

    兕子开心的笑着回答道。

    “哼,若是因为此兕子和叔父取消婚约,笑笑的屁股怕是要被父亲打烂···”

    “嫁吧,嫁吧,反正笑笑也快嫁人了。”

    笑笑未经思索脱口而出。

    说完赶紧后悔的捂住嘴巴,早被耳尖的兕子都听进去了。

    “哼,还是好朋友呢?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诉兕子,亏兕子把所有和厚厚哥哥的事情,都告诉了你···”

    “快点如实招来,不然兕子就让整个长安城的人都知道,笑笑郡主有心上人了。”

    笑笑架不住兕子的威逼利诱,只好坦白从宽。

    一五一十的将自己认识裴行俭的事情,说了出来。

    “兕子,你可要替笑笑保密啊,父亲和母亲都不知道呢。”

    “等你大婚后,裴公子就要进入考场了,笑笑真担心他不能高中啊。”

    笑笑不无紧张的开口说道。

    “哼,若是得到笑笑郡主青睐的男子,还不好好用功复读,科举不中的话,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不过兕子相信笑笑的眼睛,不会看错人的。”

    兕子开口安慰道。

    “笑笑的眼睛看到什么人了?”

    一道声音在门口响起,让兕子和笑笑都赶紧重新站了起来。

    “母后,您来了。”

    “笑笑参见皇后娘娘。”

    你们两个刚刚再说什么悄悄话呢?那么开心。

    长孙皇后微笑着注视着自己的女儿。

    穿上婚纱的兕子,是真的漂亮啊。

    和长乐当年一样漂亮。

    可惜自己当了半辈子的皇后,竟然没有机会穿上这样漂亮的婚纱。

    真是终生遗憾啊。

    “母后,刚刚兕子和笑笑说这件婚纱的事情,笑笑夸兕子真漂亮呢,所以兕子说笑笑的眼光一定不会错的。”

    兕子赶紧替笑笑打了一个马虎眼。

    “笑笑的眼光当然不会错的,母后的公主,那是一个比一个漂亮。”

    “不过最后啊,都成了他们林府的新娘了。”

    “母后想想就觉得这是一桩赔本的买卖啊,好在有果果能抚慰母后这颗受伤的心。”

    长孙皇后的话惹得笑笑抿嘴直笑,却不好意思笑出声来。

    “母后,兕子会每日来看母后的。”

    兕子赶紧挽住母后的胳膊,开口说道。

    “你皇姐啊,当初也是这么说的。”

    “可是每次一出门,就是几年时间,让母后这心里啊,整日里七上八下的。”

    “都是你那姐夫,整日里就喜欢走南闯北的。”

    “兕子有福气,厚厚绝对不会到处乱跑的,最重要的是,厚厚以后绝对不会像你姐夫一样,弄得林府绽放五朵金花···”

    “母后···”

    听到母后的话,兕子俏脸绯红。

    “他要是敢,兕子就让他尝尝兕子的暴雨梨花拳。”

    兕子嘟嘟起嘴巴,握紧了拳头。

    惹得长孙皇后都乐了。

    “皇后娘娘,兕子。笑笑先告退了。”

    笑笑赶紧告辞而去,这样的对话,自己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自己的好朋友,竟然要给叔父一顿暴雨梨花拳。

    自己到时候是两头为难啊。

    帮谁不帮谁,真是一道无解的难题。

    笑笑离开以后,长孙皇后跟兕子说了一些贴心话。

    当然是一位母亲,对女儿未来的祝福和期盼。

    至于大婚后的事情,宫里的女官们,这几日早就给晋阳公主,交代的清清楚楚了。

    有些问题让兕子俏脸绯红,还不得不听。

    没办法啊!这是每一位新婚燕尔必定经历的阶段!

    也是她们必须要学习的功课。

    笑笑回到林府的时候。

    叔父已经穿上一身新郎装,在哪里人模人样的晃来晃去了。

    真别说,叔父穿上新郎装的模样还真帅。

    和平常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一家人都围绕着厚厚笑个不停。

    “叔父要当新郎官了……”

    林登,林妮,林辉,林佳四个小家伙,在叔父面前欢快的又蹦又跳。

    让整个林府更加的欢乐起来。

    大红的喜字,贴满了门口和窗台。

    原本的计划里,林然和父母商量,是要给厚厚重新置办一座府邸的。

    而且李二陛下,也将此事摆到了桌面上。

    可是厚厚不同意,说离开林府就算是分家另过了。

    一大家子多热闹,何和兕子两个人,去过那冷冷清清的生活。

    最终兕子也同意,和林府一大家子一起生活。

    毕竟这样可以和皇姐整日里在一起。

    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也不得不无奈的答应下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