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_ 第119章:无耻老头-

时间:2021-02-23 12: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新小栋小说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第119章:无耻老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房遗直可不怕他,理直气壮地说道:“这是必须的,你一来这里就说我们老师不学无术,骂我们老师是无知小儿。

    现在,你问的问题我们都答出来了,而我们问你的问题,你却一脸懵逼。事实证明,你才是个不学无术的人,难道,不应该道歉吗?”

    王珪闻言,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铁青的。有上去把房遗直掐死的冲动。

    房玄龄大惊,连忙喝道:“遗直,你说什么呢?快点给王大人道歉。”

    程处立说道:“房相,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房遗直又没有说错,事实证明,他王珪就是个不学无术的人。问啥啥不懂,问啥啥不会,就会从一些古籍上找些题来为难人。这种人,说他不学无术,过分吗?”

    “你。”

    王珪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指着程处立,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程处立,只要你能把解这道题的方法说出来,那我王珪就认输。”

    程处立:“你想得美,你解答不出来你就输了。你又不是我学生,我没有义务给你解答。”

    “你。”

    王珪气得啊!连死的心都有了。

    但是,他真的很想知道,长成这个样子的东西,是怎样解答出体积来的?

    “程处立,你说,要怎么样,你才肯说出答案?”

    程处立:“想要知道,可以,十贯钱一道题。”

    你这个死要钱的。

    王珪气得啊!鼻子都歪了,说道:“好,十贯就十贯。这么不规则的东西,怎么可能算得出它的体积来?”

    程处立说道:“没有问题,不过,先给钱。”

    王珪气得想杀人,立马找来他带来的人,交出了十贯钱。

    程处立拿到钱,立马大声宣布:“王大人这十贯钱,我们全部用来加餐。来,我们大家一起来谢谢王大人。”

    程家村那些小孩立马做出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向着王珪说道:“谢谢王大人。”

    “嘿嘿,王大人,我们程家村的小孩有礼貌吧?”

    王珪被气的肝疼,怒道:“钱给你了,现在可以说答案了吧?”

    程处立对房遗直说道:“房遗直,你来告诉他吧!”

    王珪连忙说道:“不行,既然是你收了我的钱,那就由你来回答我,你老是让别人来回答,算怎么回事?”

    看来,这老头是小看自己呀!

    程处立无奈的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由我来回答你吧!其实这不叫不规则的东西,这玩意叫做圆锥体,求这玩意的体积公式是:半径的平方乘以三点一四再乘以高,再乘以三分之一,就能得出他的体积了。嘿嘿,这十贯钱真好赚。同学们,看到没有,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王珪一脸懵逼的问道:“你胡扯,这三点一四是什么鬼?”

    程处立一愣,说道:“你堂堂一代大儒,不会连圆周率都不懂吧?”

    圆周率是什么鬼?大家仿佛看到了王珪脑袋上有很多的问号。

    韦挺连忙上来,把王珪拉到了一边。

    王珪火大的问道:“韦挺,你拉我干什么?”

    韦挺哭笑不得道:“圆周率,那是祖冲之发明的。你再跟他杠下去,今天的脸就丢大了。”

    “祖冲之?祖冲之是谁?”

    韦挺道:“这个我也不是很了解,解释不清楚,不过圆周率这事是的确存在的。你再跟他杠下去,依这小子的狠劲,铁定会让你颜面扫地的。”

    “颜面扫地,我现在就已经颜面扫地了。”

    王珪根本就不听韦挺的劝告,他此刻已经是恼羞成怒了,转身去冲着程处立叫道:“程处立,行,老夫承认,在算术方面造诣的确不如你。因为这不是我主学的东西。然而,文学方面,你绝对不如我。”

    程处立说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不是样样精通吗?怎么这么快就认怂了?不是,你这种大儒,来踩我一个不学无术的五岁孩童,有意思吗你?”

    王珪:“这不是有没有意思的事情,谁不知道你老程家是武将出身,能懂什么学问?像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开宗立派,有什么资格站在讲台之上教书育人?”

    程咬金终于忍不住了:“喂!王老头,我老程忍你很久了,我说你都比输了,你还有什么脸站在这里说这种话?”

    王珪怒道:“程知节,我有说错吗?你程知节,大字不识一箩筐。竟敢让你这五岁小儿在这里教书育人,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你。”

    程咬金本来就不善言辞,被他一句话堵得肝疼。

    程处立顿时就怒了。

    “王老头,你欺负我不要紧,千万不要欺负我爹娘,不然,后果很严重。”

    “呵呵……”

    王珪冷笑:“今天只要你放下教鞭,从讲台上下来,我王珪一句话也不说,否则,不止我王珪跟你没完,全天下的读书人,都要跟你没完。”

    “啪……”

    程处立一教鞭抽在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响。怒道:“孔师,我程处立今天就问你一句,这个姓王的老头,能不能代表你们儒门?我在程家村教我程家的食邑识字,与他何干?他怎么就要跟我没完了?”

    “这?”

    孔颖达无语了,火怎么突然就烧到我身上来了?

    李渊大惊,坐不住了,连忙起来跑到程处立的身边,拉住他说道:“小处立,咱们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老爷子我坐镇在这里,你怕什么?”

    李恪他们也围上来,劝着程处立。

    还别说,李渊还真怕这小家伙发火,这小家伙一般不发火,但要是发起火来能吓死人。这小家伙哪一次发火,不是惊天动地的?

    而王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也是火冒三丈起来。

    这小家伙,谁给他的胆子,竟敢跟我拍桌子?他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

    他也愤怒的叫了起来:“程处立,你一个五岁孩童,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书育人?你以为谁都可以当先生的吗?老夫告诉你,你一天不停止这样的行为。老夫就绝不罢休。”

    这一下,现场顿时大乱。那些官员也连忙跑上来拉住王珪。

    这位要是真发起火来,后果那是相当可怕的。根本就不是老程家能够承受得住的。

    李恪也火了,站出来说道:“王大人,程处立是本王正式行过拜师之礼的老师,你今天如此侮辱他,就是侮辱本王。请你立刻向他道歉。”

    什么?正式行过拜师礼的老师?

    我的天哪,这是什么概念?

    王珪说是李泰的老师,那是因为皇上安排他过去教他的而已。跟正式行拜师礼的老师,身份上那是天差地别的。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说的就是这种。那是生死相依,有福同享,有难也要同当的。

    而王珪跟李泰却不是。教得好,皇帝就让你继续教,教得不好,皇帝就会换一个。意义上,差太远了。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位王爷正式拜过谁为老师的。而他程处立,却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因此,李恪此话一出,百官哗然。一个个震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了。

    就这身份地位,就不是跟王珪平起平坐那么简单了。从大义上说,足可以碾压你王珪。

    所以,李恪让王珪向他老师道歉,是理直气壮的。

    换句话说,王珪给程处立道歉也不算丢脸。

    百官还没有震惊完。李祐也站出来说道:“没错,程处立也是本王正式行过拜师礼的老师,本王是他的亲传弟子。所以,本王也要求王大人你给我老师道歉。”

    啊?一个不够,又来一个?而且都还是亲传弟子。

    我的个天哪,要不要这么吓人啊?

    王珪震惊的看向李二,问道:“陛下,这是真的吗?这事情您知道吗?同意吗?”

    这?

    李二为难了。他要是把实情说出来,明天的朝堂之上,他肯定又会被这些官员骂个狗血淋头。

    嗯,事实就是这样。要不是他李二听话,从谏如流。后世绝对不会被人吹捧为千古一帝,千古圣君啥的。反而会被人喷成狗。

    说白了,他这皇帝的好坏,全部都是由这些官员来决定的。

    他们说你是好皇帝,那你就是好皇帝,他们说你是昏君,那你就绝对好不了。

    所以,这一刻李二为难了。不知道怎么样回答才好。

    “碰……”

    李渊一拍桌子,说道:“这件事情,是朕的主意,你们,谁有意见?”

    啊?

    百官顿时无语了。他们敢联合起来欺负李二,却不敢联合起来欺负李渊。

    道理很简单,欺负李二,只要他们有理,李二不想忍也得忍着。

    嗯,他们要欺负李二,是很讲究艺术的。要是给了李二发飙的理由,那难受的就是他们了。

    欺负李渊,李二就不能忍了。欺负我老爸,不管从哪方面讲,那都必须得跟你拼命啊!这就等于给了李二发飙的理由。

    毕竟,李二手上握着屠龙刀。

    因此,李渊一发飙,把事情揽了下来。百官就不敢说话了。

    李二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位父亲关键的时候,还是很给力的。

    这一下,轮到王珪为难了。说不道歉吧,还真不行,人家两位王爷都出面了。

    但真要道歉,那实在也太难堪了,毕竟对方只是一个五岁孩童。

    王珪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要我向他道歉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必须要在学识上打败我。如此,我才可能承认他。”

    李恪怒道:“我老师需要你承认什么?刚才你不是已经一败涂地了吗?你还有什么脸面站在这里说这种话?”

    李恪怒了,说话也是不客气了。

    王珪很郁闷,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会一脚踢在了铁板上。想要全身而退,就必须据理力争,而且还要争赢。

    王珪:“我承认,你们这位老师还是有一点学识的,不过他仅仅在算术上胜过我,我是不服的。除非,他能在文学方面胜过我。”

    我长那么大,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今天算是见到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都无语了。

    程处立是真火了,既然你这老头要把脸伸过来给我打,那我今天就不客气了。

    程处立一伸手,制止了要说话的李恪。说道:“好,你说吧!想怎么比。”

    王珪:“对对子,敢吗?”

    程处立:“就你?我程处立今天也不欺负你,今天在场来的官员,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他们愿意帮你,肯跟你站在一边,我程处立一个人接下了,要比什么?尽管放马过来。”

    啊?

    嚣张,太嚣张了,这完全是目中无人啊!

    李二顿时又乐了,来了来了,又有好戏,看了。

    嗯,他还真愿意看程处立踩他这些文官。踩得越狠他心里就越爽。

    没办法,谁让这些文官老是联合起来欺负他。

    他作为一个皇帝,孤家寡人的,根本就说不赢这帮家伙。每每都被他们欺负得够呛。

    自从程处立来了,他李二算是找到好帮手了。

    王珪冷笑:“小子,挺猖狂的,那你先来对一对我这个对子吧!山村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孩童,可笑可笑。”

    哎哟,王大人这对子出的好。好应景啊有木有?

    看来这小子得想半天了吧!

    呵呵,想半天?能不能对得出来还不知道呢!

    众官员在心里暗乐,同时心里也在想着下联。

    然而,他们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呢,程处立已经说话了。

    “呵呵,就这?”

    程处立不屑得说道:“棋盘内,车无轮马无疆,叫声将军,提防提防。”

    “啊?他,对得,这么快?”

    “是啊,想不到这小子竟然也会对对子?”

    众官员哗然,在他们的心里,程处立是啥都不懂的,毕竟他只是个五岁孩童,就算打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也学不了那么多东西吧?

    可是没想到人家的算术厉害,对对子竟也能对得这么快这么好。

    就这个下联,他们这些人没有半个时辰,是绝对弄不出来的。

    “好,老师威武,老师厉害。哈哈哈哈……”

    李恪带头叫起好来。

    顿时,除了李二带来的那些官员,所有来听课的人都变成了程处立的拉拉队。

    王珪气极,张口就骂:“乳臭未干孩童,不知天高地厚。”

    程处立也不好惹,立马就怼:“年过半百老头,真乃厚颜无耻。”

    哎哟,还用对子骂上了。然而,程处立也毫不落下风。

    王珪气得两眼昏花,怒道:“无知小儿,怎可教书育人。”

    程处立连忙跟上:“无耻老头,不许胡言乱语。”

    “哈哈哈哈,好,老师对得真棒……”

    “老师加油怼死他这个无耻老头……”

    程处立的学生们纷纷为他加起油来。

    王珪被气得差点没晕过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