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帝国无双_ 第十六章 神秘人物-

时间:2021-06-21 14: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录事参军小说我的帝国无双 第十六章 神秘人物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十几日后,三十多辆马车数百匹骏马加之中国骑士进入娘子关镇,立时引起了轰动。

    娘子关镇,是以齐人命名为“新安堡”的姑娘城堡为中心发展而来的聚落,附近农田、绿洲,又有城堡威慑马匪盗贼,使得越来越多的农牧民定居以此,形成了一个比较稳定的聚落,是脱离了游牧生活的固定聚落,大概有千余户,环绕城堡草坡,星星点点坐落在四周,这些民居,有草棚木屋,也有帐篷。

    不过,陆宁还没来得及去自己的城堡看一看,就被一封神秘信笺吸引。

    是驻守驿站的弯刀古拉姆连队长雷暴送来的,说是昨日被人偷偷贴在治安所衙房门前,上面有请新都头阅的字样。

    古拉姆奴隶战士,百人编为一连队,通常也不会有多个连队一起行动,大规模军事行动,各个连队都会编入齐军中作为辅助力量,而不会单独成军和敌人作战。

    各驿站来说,通常会驻扎一个连队,而齐人治安所都头,更像是小小地域的军政一把手,而不是以往军中都头的意味。

    其实军中选拔士卒派出去任治安所都头时,为了和军中都头区别,私下已经有“巡长”的称呼,这称呼源自巡检司,治安所和帝国一些羁縻地区的巡检司职能相仿,但管辖人口、官阶及重要性和巡检司不可同日而语,自不能用称呼巡检使的“巡使”、“提点”等尊称,“巡长”就比较恰当了。

    雷暴初见陆宁,对陆宁的尊称,也是蹩脚的中原发音“巡长”二字。

    古拉姆战士和马穆鲁克,都要有中原名字,互相也要用中原名字相称,通常他们的名字都很简陋,阿猫阿狗之类的不在少数,看来雷暴看来是个有要求的人,请了军中学究起了个比较讲究的名字。

    而且,他显然也不是目不识丁的文盲,是以,陆宁手上的这封神秘信笺的篇头,是写给治安所东方官长的字样,他才能识别出来。

    本地以前官方文字,是阿拉伯字母的波斯文,受阿拉伯文字影响很大,陆宁大体能看明白,但这封信,显然很多采用了民间变形的习惯书写,突厥文字和波斯文字混用,看得陆宁实在不清不楚,单独分开,这些文字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合在一起,好像又有一些本地典故,特殊字眼之类,就更看不明白了。

    索性,先收了信,和来迎接他的本地埃米尔、穆哈德子爵寒暄了几句,又在他陪同下,去驿站公所转了转。

    驿站公所,就建在城堡外围木栅之旁,一排木房,马厩里十几匹骏马,极为神俊,这些驿站马匹,通常向邻近埃米尔征用,本地也不例外,看了穆哈德选的马,陆宁对这个年纪不大的青年英俊突厥头领第一印象还不错。

    陆宁此来,除了一众异族美女女奴,还有几十名马穆鲁克奴,此外,便是烈炎营士卒了。

    在河西的古拉姆战士和马穆鲁克奴户,自然留在了当地,只精选了五十名马穆鲁克,其中半数为奴妇,半数为奴夫,又有几名喀喇汗国和伽色尼权贵贬为的马穆鲁克,当然,这几人,都是颇有才具之士。

    本地的古拉姆连队,是由河中分配来的,连队长雷暴,原来却是伽色尼王国一名高级武官,也怪不得略通文字。

    其实古拉姆,虽然沿用了默罕默德世界这个奴隶士兵的字眼,但实际身份,自然不是什么奴隶,如雷暴,不但保全了家族,还全家随他迁徙,称呼他们古拉姆士兵,实际地位,和通常意义上被征服国度的伪军相仿,从齐国格律层面,他们没有任何保障甚至不会被视为“人”,但战事结束后,七河总督府早已经发文,在西域各地,齐商齐人当约束自己行为,尤其是对充任治安军的古拉姆连队,不得视其为奴随意折辱。

    当然,古拉姆治安军,想提升自己在齐人眼中的地位,需要慢慢来用时间证明他们的忠诚和能力,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

    城堡是三层结构,一二层为石头夯土结构,三层便主要是木制结构了,三层之上还有木头瞭望塔。

    二层和三层之间,木制地板显然是新换的。

    这座城堡,始建于两三百年前,这期间很多代主人进行了修缮扩建等等,建在小山包之上的这座城堡,是本地制高点,防御作用满满的。

    陆宁来之前,这座城堡已经被冲洗重新粉刷过。

    只是,令陆宁无奈的是,这座城堡显然修建之初最早考虑的便是防御所用,里间没有想象中宽阔明亮的宴客大厅。

    一进石堡大门,便很阴暗压抑,木头旋梯盘旋而上直到三层。

    诸层房间都是环绕着中空旋梯,一层主要是佣人(战士)房、厨房餐厅等等;二层房间更多,只是房间都不大,想来雏形便是以前囚禁女奴所用,当然,如果防御,这一层可以驻入许多士卒;三层应该是后来扩建的,主要便是体现城堡主人的财力和威势了,舒适的卧室、巨大的窗户,还有各种享乐的水烟室、罗马浴室、桑拿室等等。

    尤其是相连的浴室和桑拿室,建在三层,结构便很轻巧,甚至浴池有半壁在外,气候温暖的话,将水隔放开,便可以在外半壁的露天浴池享受苍穹在上的沐浴感觉。

    而和城堡内旋梯区域不同,一二三层的房间因为有许多窗户(射击孔),是以很是明亮。

    三层被水烟室是彩色琉璃落地窗,显然是上任领主重金买的大齐珍品,看起城堡三层也知道了,这是个只知道享受早忘了武德的领主,比如水烟室,跟后世权贵抽大烟的房间一般,而且,竟然是山羊皮水袋床,最为临时休息稍微解乏时的卧具,是波斯权贵的最爱,而且水烟现今也不多见,在权贵们也远未流行起来,而其水枪显然自己改良过,可见城堡上任主人,对生活情趣很有些研究。

    可惜的是,城堡主人主宅在马兰集,在浩劫中没有被杀的话,也已经被驱赶着迁徙去中原,自己也没必要费力气寻他。

    但这水烟,和自己在后世尝试的不同,在后世自己只尝试了一口便呛的不行,眼前这种,不知道什么滋味。

    ……

    侧躺在软软水床上,陆宁手中水枪早就放上了桌,且小桌被移到了一旁,身前本来跪坐水床小桌旁伺候水烟的千娇百媚的红裙丽人,一双柔软小手将陆宁手掌捧住,轻轻按捏;陆宁身后,同样侧躺的红套裙精致波斯空姐,微微仰起上身,正用毛绒绒鹅绒耳勺帮陆宁掏弄耳朵,陆宁闭目微阖,舒服的都要呻吟出声,脚趾都在用力合拢。

    水烟比后世还呛,但这样躺着被服侍,可真是享受极了,身前吕氏小凤娇,身后贝尔古扎尔,被两个风情迥异的小优物前后夹攻,那种享受,无以伦比。

    甚至觉得,就这样懒洋洋眯会眼睛,小憩一会儿,精力便可以完全恢复。

    神智,渐渐朦朦胧胧。

    突然听得吕凤娇小声道:“阿爹,巴丝玛刚刚来说,她父亲阿明看得懂信里的文字。”

    陆宁微微一怔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水床塌前一袭白袍的巴丝玛,她雪白纱巾蒙着头部,仅仅露出一双流光溢彩的深邃美眸。

    却不想,自己能这般放松,以前便是睡觉都好像竖着耳朵,现今有人外间进来,自己却浑然不知。

    这个阿拉伯绝色,陆宁虽然掀开了一次她的面纱,但后来也懒得管了,她也不往自己身前凑,好像好久没看到她了。

    吕凤娇却是给十三名女奴都摸了底,说这巴丝玛,学问很大,可说学贯东西,是阿拉伯学者中的天才,还建议过,陛下可以单独见见她,显然,吕凤娇很喜欢她,甚至有些敬佩她。

    其实从她父亲阿明就可以看出来了,作为阿拉伯半岛出身,却成为伽色尼苏丹马赫穆德身边的近臣,那就很不简单了。

    自己要刘大方从那些被贬为奴的默罕默德教派权贵中选拔些能干的本地人才做幕僚,阿明也在名册内。

    不过。

    陆宁看了巴丝玛一眼,“你父懂本地文字,你却不懂么?”

    巴丝玛深邃双眸没什么波动,沉默不语。

    想也知道,她是想为其父争取获得更好生活条件的机会,陆宁也懒得深究,摆摆手,对吕凤娇道:“那叫阿明来见我。”看了巴丝玛一眼,指了指旁侧水床,“你在这里陪我!”

    巴丝玛娇躯微微一颤,但眸中不安随即就消失,只是沉默。

    ……

    阿明来到水烟室的时候,室内只有陆宁和巴丝玛,陆宁端坐在榻上品茶,巴丝玛跪坐一旁,轻轻帮陆宁揉肩。

    陆宁眼角余光,不时瞥着她,这精致得令人心颤的阿拉伯尤物,令人不由自主就升起征服她的念头,尤其现在她一双小手揉捏自己肩头,却实际就好像受惊的兔子,自己稍微动一动,她都会吓一跳,自是怕自己有什么举动,深邃美眸,隐隐有些红,楚楚可怜更是堪怜,她雪白袍子极为宽大,却令人更想探究白袍里的美妙曲线,她不懂中原跪坐之地,实际就是跪在自己身后,白袍里,露出一双晶莹雪足,跪着的姿势,纤美脚趾踩在水床上,圆润没有一丝瑕疵的雪白足跟在上,形成美妙无比的诱人弧线。

    陆宁真想一把将她抱过来搂在怀里轻薄,但脚步声响,阿明进来,陆宁就没有动,毕竟,自己还没那么不要脸皮,也还多少顾及身边人的感受。

    “经略公!”阿明进来后,便跪下磕头,显然他也注意到了女儿在,眼中的那种羞愧一闪而逝。

    他衣衫褴褛身上很脏,被允许上来三楼,怕离开后,吕凤娇便要指挥女奴们大扫除了。

    虽说是作为幕僚选入经略府又被自己一路带在身边,但毕竟寸功未立,还是普通马穆鲁克身份,和那五十名马穆鲁克生活在一起,也做马穆鲁克需要做的活儿。

    “已经被贬为巡长了!”陆宁摆摆手,也不想太多说这个问题,道:“这封信,你看看,什么意思。”拿起桌上的信笺。

    阿明起身,也不敢抬头,走上两步,双手接过信笺,又退后,小心翼翼展开来看。

    看着看着,他眼里闪过奇异的光芒,说道:“是胡拉米派!”

    陆宁一呆,“什么?”

    “这是……”阿明斟酌着措辞,“是一个很神秘的教派……”

    随着他的讲解,陆宁和后世隐隐的记忆相印证,渐渐明白。

    胡拉米派,是默罕默德教派中,贫苦农牧民及同情农牧民的贵族信奉的一个教派。

    据说,起源自艾布·穆S林的支持者。

    这位艾布将军,二百多年前,在木鹿城,也就是马兰集起兵,鼓动无数农民响应,反抗阿拉伯默罕默德贵族的残酷统治,要推翻当时第一个阿拉伯帝国——穆阿维叶哈里发创建的伍麦叶王朝。

    最后,艾布甚至率军攻入了巴格达,拥戴阿拔斯为哈里发,也就是阿拔斯王朝(黑衣大食)的开始。

    现今来说,喀喇汗国也好,伽色尼苏丹国也好,原本便是名义上听从巴格达的阿拔斯家族哈里发的命令,名义上,还是阿拔斯帝国的一部分。

    只是,阿拔斯帝国早已经四分五裂,巴格达的哈里发经常成为强盛埃米尔的傀儡。

    而艾布,在阿拔斯帝国第二代哈里发继位时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击溃叛军,但也由此,他的声势威望太高,被第二代哈里发诱骗到巴格达后处死。

    而胡拉米派,据说就是他的支持者传播的思想。

    陆宁在后世也听过这个教派,传播了数百年,秘密信奉这个教派的都是底层农牧民、奴隶等等。

    该派相信神的启示,认为默罕默德四大先知,都是神在人间的使者。反对社会压迫和财富不均,认为现存的社会制度是宇宙黑暗或恶魔的产物。主张土地公有,免除赋税徭役,建立平等社会。

    底层被奴役阶层,这个教派自然有莫大吸引力。

    当初艾布也是依靠这个阶层,农民的大起义,来推翻默罕默德贵族统治,但和中原王朝一样,换了统治者,也不过换汤不换药而已。

    艾布死后,这个教派又举行过数次声势浩大的农牧民大起义,但每次都会遭到特别血腥的镇压,毕竟这个教派教义,严重威胁了默罕默德教派所有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是以,这个秘密教派每次被发现都被血腥屠杀后,到十三世纪左右,这个教派,终于渐渐湮灭于历史长河,以后再没有见到记载。

    而这封信,就是本地胡拉米派的首领写来的。

    这里距离艾布的发家地木鹿城如此之近,有胡拉米派活动不足为奇。

    实际这个教派,流传甚广,在波斯、阿拉伯半岛都有广泛传播和秘密结社。

    “自称巴贝克的写信者还认为,大齐帝国皇帝,是第五先知……”说到这里,阿明吓了一跳,急忙住嘴,这种说法,齐人应该会认为是一种侮辱,虽然,从写信者来说,觉得这是他看出的宇宙真理。

    陆宁也是一怔,这是哪儿跟哪儿?

    可随之,想想胡拉米派的教义,自己在齐国做的,可不正是如此吗?

    胡拉米派一些有识之士应该从商人们口口相传中知道大齐现今的变化,土地收归公有,轻徭役轻税赋,简直就是他们梦想中的世界,而胡拉米派其实现今处于黑暗时期,上一次大起义,还在百年前,现今这个教派的信徒,想来很多都很迷茫,也不怪有首领牵强附会的将大齐皇帝称为第五先知临世,也算是自己给自己寻找希望呢。

    毕竟,后世默罕默德一些教派,将孔子都称为是其教派的先知。

    自己当然不会接受这个名头,想想心下都有些不爽,但这个胡拉米派,倒是可以看看,能不能利用利用。

    “自称巴贝克的写信者说,想和巡长见上一面,但他提的条件很苛刻……”阿明看着最后那段文字,小心翼翼说。

    陆宁笑笑:“说来听听!”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